当前位置:fiaraoy.com is for sale 域名知识产权交易生活把傻子叫进屋帮忙,她领傻子夫君进屋
把傻子叫进屋帮忙,她领傻子夫君进屋
2022-12-19

钟璃猛地一怔正想解释,他仓皇间狠狠地推开了钟璃的手不断往后退,甚至还摔了一跤。

手忙脚乱的时候随手抓住了床板边缘,不想那木板根本受不住这样的力气,瞬间将由木板拼凑起来的床板掀了个乱七八糟,几块长短不一的木板瞬间分崩离析,掉了一地。

很好。

这张破床,终于塌了。

钟璃哭笑不得的跑过去不顾莫青晔的抵触,强行将人从地上拉了起来,说:“你这是干什么呢啊!刚还跟你说了,我俩就剩这点儿家当了,你可倒好,一气儿给掀了,今晚睡哪儿?”

莫青晔白着脸,满目惶恐不说话。

连手脚都是僵硬的。

被吓得狠了。

钟璃心里无奈,自顾自的弯腰给他拍打着身上的尘土,叹气说:“先前跟你车轱辘似的说了一连串,你一句有用的没听懂,这会儿好不容易说句不中听的,你倒是一个字不落的听进去了,你说你,我刚刚逗你玩儿呢,怎么还当真了?”

说完她也不看莫青晔的反应,笑着说:“再说了,你这么个大活人,我能给你卖哪儿去?除了我还有谁稀罕要你?”

似乎是钟璃的这番话起了作用,又或者莫青晔被她的温和感染,莫青晔的紧张总算是散了几分,可是神情依旧带着忐忑。

他不放心的抓着住的衣摆,哼唧着说:“我有用的,别卖我。”

钟璃忍俊不禁的同时,又忍不住露出了若有所思的好奇,试探着问:“你知道什么是卖了你?”

莫青晔煞白着脸紧张点头。

“就是把我拿出去换了银子,有人会用棍子打我,逼着我干活,还不让我吃饭,会饿肚子。”

钟璃听了眼里多了一缕凝重,轻问:“你被卖过?”

莫青晔发着抖点头。

钟璃再想问什么,莫青晔却怎么也不肯开口了。

莫青晔这种状态钟璃很熟悉。

前世她见过的很多受害人在受到剧烈刺激或伤害后,再提起当时的经过,就是莫青晔的这种样子。

可是莫青晔为什么会在进山后无故失踪,然后又被人拐卖?

是巧合?

还是说,这从头到尾就是一场阴谋?

钟璃习惯性的将事情阴谋论,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余光却从莫青晔刚刚弄塌了的床板下看到了一个破旧的荷包。

荷包原本的颜色已经看不出了,灰扑扑的被压在木板底下。

如果不是莫青晔凑巧将这破木板床掀了,钟璃就是长了双X光眼估计也不会想到这里还藏着这样一个东西。

莫青晔显然也看到了。

但是他不敢动。

还紧张的收了收手脚,生怕碰到。

钟璃抿了抿唇,伸手将荷包捡了起来。

光是看着还不觉得,一入手感受到荷包本身的份量,钟璃就止不住呦了一声。

还挺沉。

钟璃拧着眉将荷包打开,看清了里边的东西后,震惊的瞪圆了眼睛!

这里边装着的居然是满当当的铜板!

还有两块小拇指粗细的碎银子!

这是钱啊!

钟璃震惊了。

这儿怎么会有钱?

钟璃正茫然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莫春花不满的嗓音:“钟璃!赶紧带着傻子滚出来吃饭!”

“干活的时候都只知道装死,到了吃饭的儿还要人三催四请的来请,架子这么大,以为自己是王府小姐还是地主太太?!”

“下次谁稀得来请你!爱吃就吃不吃拉倒!也不知道是倒了什么霉才会摊上你们这种废物……”

莫春花骂骂咧咧的走远,钟璃也瞬间从震惊中回神。

她眼神发亮,做贼似的将那个装着意外横财的荷包藏到了原来的那个位置上,麻利的把掉在地上的木板捡起来勉强恢复原状,又胡乱扯了几件衣服搭了上去,打眼一看觉得不会有人发现后,才拍着胸口松了一口气。

她做这些事的时候,莫青晔就一直维持着一个绝对茫然的眼神看着她。

等钟璃平复好激动一抬头,对上莫青晔澄澈中又透着憨气的眼神,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拉过莫青晔跟他打商量:“莫青晔同志,组织要跟你商量一件事。”

莫青晔微不可见的皱眉。

同志?

组织?

这是什么意思?

见他不说话,钟璃生怕莫春花折返回来听到了,凑在他的耳边压低了声音说:“刚刚找到的那个东西不能告诉任何人,知道吗?”

不管那钱到底是从哪儿来的,按钟璃现在的想法就是,在我的床板底下,那就是我的。

她好不容易才兜里有了二文钱,这钱咋地也不能出了她的包!

莫青晔似懂非懂的指了指钟璃把荷包重新藏起来的地方,点头说:“好,不说。”

钟璃不放心的叮嘱:“谁也不能说好不好?你听话我给你买糖吃啊!”

听到糖,莫青晔欣喜的笑了,眼神亮晶晶的,保证说:“有糖吃,不说!谁也不说!”

钟璃这才放心了,呼出一口气,自然而然的拉着莫青晔的手往外走。

再不去,她怕过了时候连洗碗水都喝不上!

莫青晔任由她拉着自己,神色不明的低下了头。

莫家人口多,又没分家,什么都是公中的,做饭也是大嫂二嫂,还有钟璃轮流做。

吃饭的时候就在正屋的中央摆一张不知覆盖着多少油烟乌黑的四方桌,众人一起吃。

钟璃带着莫青晔到的时候,正好赶上午饭。

钟璃随意扫了一眼,看到桌子上边摆着几个灰扑扑的土制大碗,最大的两个分别装着素炒茄子和炒疙瘩菜心,虽说是炒的,但实际上没半点荤腥,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火候过了,带着一股扑鼻的糊味儿。

另外几个小一些的碗里装着的是黑漆漆的咸菜条。

有萝卜条小黄瓜和酸豇豆。

主食是冒着热气的玉米糊糊,桌上还放着一个扁平的小簸箕,里边装着四个高粱面跟玉米面做的两掺面馒头。

婆婆坐在一个藤条编成的小凳子上,跟家里的几个男人围着桌子坐着,姿态高傲。

在莫家的饭桌上,除了男人跟孙子,其余人都是不能坐的。

只能站着吃。

这是婆婆熬了几十年后换来的特权。

婆婆腰板笔直的坐着,对着几个儿媳妇儿口头指挥。

见钟璃进来了,婆婆脸上横肉一垮,对着她说:“老二媳妇儿,你今儿也忙活一天了,把饭勺给钟璃,让她添饭就行,你歇着。”

莫二嫂闻言哎了一声,原本在铁锅表面练轻功似的来回舀水的勺子突然稳准狠的往锅底狠狠一搅和,硬生生凭着自己的本事,从清得可以见底的铁锅里舀出了半勺子算得上浓稠的粥。

然后心安理得的把自己的碗装满,笑得一脸憨厚的就把勺子递给了钟璃。

“弟妹,给你吧。”

钟璃……

你家真的没凡人。

都特么是大神啊!